慕筱慕筱不是慕莜

默默前进无需掌声。

遗忘

#相笑 倒叙插叙预警

文/慕筱


感情里最怕的,是暧昧。


习惯性地帮人把碎发别到耳后,相泽消太看着福门笑的侧脸,突然有些恍惚。

他们如今这般算是什么呢?

于相泽消太而言,是赎罪吗?

如果是赎罪,她何时能原谅呢?


那日站在病房门口与医生交谈完后的男人脚步不太稳。他还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,在得知消息起就开始怀疑着——直到亲眼见过后才不得不承认这一切。

她真是好狠的心啊。相泽消太轻轻捶着玻璃窗,为了一个卧底任务不惜请人消除自己除了完成任务之外的记忆,她当真如此舍得吗?

福门笑,你居然连我都舍得忘却。

相泽消太捶窗的手无力放下。

这是他口是心非的报应吗?

他也...

2019-08-14

醉骨

#主律医 黑道pa

#又名《非典型全员恶人》 

#全文1w2+  

文/慕筱




女人拢了拢被晚风吹散的发,关上了诊所的门,熄掉灯,踩着高跟鞋往里屋走去。 

推开暗门,啪地打开灯,手里握着的柳叶刀闪着寒光。手术台上半死不活的人早已在麻醉药的作用下昏睡过去,永远见不到女人眼里的血色。 

残忍到美丽的血色。 

处理完订单,女人来不及擦掉额头上的汗珠,摘下橡胶手套立即拨通电话,不多时便有两位男子赶来,取走了不透明的医疗箱和大密封袋。...

2019-08-10

【陈果生贺】虽千万人吾往矣

#陈果个人中心向 微魏果

文/慕筱


后来的日子里,陈果总会望着训练室的门口傻笑,微眯的眼睛里闪烁着欢喜的光芒。

后来的日子里,那些家伙训练结束后都会摘下耳机对门口坐着的女人大喊老板娘好,拉着她跑去吃饭。他们会路过偷偷摸摸蹲在楼梯拐角想摸根烟点燃的魏琛,见他慌慌张张起身背手被老板娘骂的样子哈哈大笑。

后来的日子,待陈果很温柔。


决心把录取通知书丢进蒙了灰的抽屉里面的那天,陈果一滴眼泪都没有掉。就像父亲安葬那天,她感谢着亲戚朋友们的帮助,处理好剩余事项,也一滴眼泪都没有掉。

坚强如她,却在某晚赶走在网吧里闹事的街头小混混后趴在前台哭了。

所有认识她的人都叫她安心读书,别去管网吧的事。可她真是舍不...

2019-08-08

独你

#芥樋

#七夕快乐

文/慕筱


世间万物为我所用,独你为我所有。”


森鸥外的目光从头至尾扫了一遍芥川龙之介,叹口气后再次确认了一声:“你确定吗,芥川君?”

掩嘴咳嗽几声,芥川龙之介明显迟疑了一下,没有立即点头。森鸥外笑了笑,再加上一句:“即便要这么做,也请询问樋口君的意见吧。尊重下属是基本准则呢,芥川君。”

绝对不会告诉她。

心上这么说,芥川龙之介还是顺着首领的意点点头,转身离开,再次咳嗽时加重了许多。樋口一叶不会让自己一个人闯入敌方大本营,但她一定很乐意先自己一步潜伏在敌方阵营为自己打掩护。

无聊的任务。不需要她来插手。

芥川龙之介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害怕樋口受伤——上一次...

2019-08-07

【无主之城七夕联文/二果】初

#七夕快乐

文/慕筱


那不应当是一个小偷的眼睛。

那双眼睛明明干净得可以见底。

果儿还是年轻了些。她最初并不懂,不是做了坏事的人就完全等同于恶魔,也不是终身不违法乱纪的人就完全等同于天使。

绝对的是与非,其实是不存在的。


果儿是个很善良的女孩子,二二最初就发现了。他是个出不了声连情感都无法表达的小偷,总被人唾弃谩骂。他习惯了冷言冷语和暴力欺压,为了弟弟们他没有怨言。这么多年过去,只有果儿向他伸出了手,把他从泥潭子里拉了上来,让他亲眼瞧见了阳光和彩虹是长什么样的——所以哪怕在这孤岛上,二二都是快乐的。


果儿和大多数青春期的少年一般,有自己的独到想法和建议。更多时候,她不敢说出口,但是一...

2019-08-07

请允许我

#相笑 已交往设定

#七夕快乐

文/慕筱

口红触碰嘴唇。

福门笑收好镜子,忐忑地走出办公室。

今天有媒体参加公开课,福门笑听从安排收了头巾,把裤子换成了长裙,短靴变成了皮鞋,齐肩短发被束起。向来素面的姑娘战战兢兢化了个淡妆,只为媒体不来个“杰物学园女教师Ms.Joke不修边幅”的头条标题。

自己以前的打扮很不修边幅吗?福门笑不觉得。那幅装束方便又简单,她是职英不是明星,真的有必要这样子去上一节公开课吗?

唉。重重叹了口气,福门笑在被关起的教室门前收住脚步。校长的安排很少出错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福门笑一咬牙,拉开了门,带着微笑走入教室。

学生们见到福门笑的那刻“刷”地挺...

2019-08-07

【无主之城/燃雪】勇者永不成恶龙

文/慕筱





罗燃是个怎样的人呢?

无论是何人何时向江雪提出这个问题,她都会浅浅一笑,小梨涡若隐若现。如果她坐着,她会抱一抱腿;如果她站着,她会侧过身子,阳光或是月光会穿来洒在她的脸上。她会保持那个笑容,偏头告诉你——

“他是一个存在着就能让身边人安心入睡的人。”

如果此刻罗燃就在她身旁,这男人一定会轻笑一声,低下头后又再扬起,双手抄兜不言一语。

江雪是个怎样的人呢?

好可惜,暂时没有人问过罗燃这个问题。




罗燃感染后的记忆几乎为零。硬要去回想,一定会有个女人的声音在不停呼喊他的名字。一声又一声,撕心裂肺,歇斯底里。

那女声属于江雪,...

2019-08-03

地狱无你

#相笑 黑道pa
 文/慕筱

众人盼我下地狱,而你宣判我无罪。”


相泽消太走下最后一阶楼梯,回头对满脸是泪的福门笑浅笑,眸子里全是温柔,像极了这平静如镜的夜空。 
 他的笑容止不住女人的眼泪。福门笑双腿发软,咬住自己的指尖才没能让尖利的哭喊声冲出喉咙。 
 直到弯腰跨入警车,相泽消太都没再回头。


01
 相泽消太,身负十三条人命,在逃嫌疑犯。 
 原属某街区黑手党派,后被逐,原因不明。 
 遭到仇家追杀后下落不明。...


2019-08-02

创口贴

#胜茶

@江海欺冠尘 的生贺

文/慕筱


丽日御茶子近日有些不对劲。

哪里不对劲呢?硬要说也不知从何谈起。大概是在食堂吃饭时走神的次数多了些,训练时对自己更严了些,女孩子们找她玩时慌慌张张藏起什么东西的状况频发些。

不仅是丽日同学,男生这边的爆豪胜己这段日子也变得不太正常。

他哪里不正常呢?切岛锐儿郎和上鸣电气面面相觑,他俩还真说不上来。那感觉就像一颗定时炸弹被人拆除了计时器,虽没完全解除危机,却已让人放松许多。


爆豪胜己是个蛮心细的男生。他不仅能快速分析对手的特点和弱点,留意其意图,还可以常备医药箱,消毒杀菌消炎止痛止血包扎准备齐全;笔记本上用不同颜色的笔穿插着写这重难点次重点和概念公式...

2019-08-02

【耳郎响香生贺】Glad you come

#上耳

文/慕筱


蝉鸣,阳光刺眼。

电车快速驶过大桥,上鸣电气稍微调整了一下坐姿,尽量不去吵醒头靠在他肩上,早已睡熟的耳郎响香。

少女左耳还戴着耳机,另一头则在上鸣电气的右耳里。正在播放的是蝎子乐队的Always Somewhere,是上鸣电气为数不多的喜欢的乐曲。不知是故意还是巧合,这曲子是耳郎响香歌单里的第一首。

虽见到过不少少女漫的情节发生在身边,上鸣电气更愿意相信这是个巧合。有些古灵精怪的耳郎响香,爱好独特的耳郎响香,酷酷的耳郎响香,口是心非的耳郎响香……这一瞬间上鸣电气脑子里全都是耳郎响香——或许不止这一瞬间,应是时时刻刻——耳郎响香,这个女孩可能喜欢任何人,唯独自己。只有如此,才能解...

2019-08-01
1 / 8

© 慕筱慕筱不是慕莜 | Powered by LOFTER